遊翎@一條鹹魚

不会打牌的游戏王坑沼民,刀剑国服开服咸鱼审

想不到标题,简单粗暴就是新年贺文

新年贺文       上
#完结之后#

写在前面,主CP是ⅣⅢ,副CP的Ⅴ快,A游,Ⅳ凌可能有但是不在这一部分
作者辣鸡文笔,OOC可能有,吐槽可能有,崩坏可能非常严重。
能接受?确定要往下看?
好的,请继续

阿克雷德家的别墅里,家主大人和三个儿子正在享受每日例行的下午茶时间。

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玉座放下自己手里的茶杯,看着正以不同姿势坐在自己对面的三个儿子,稍微想了一下,最后开了口。

“米歇尔,麻烦你去和托马斯一起上街采购吧,家里的食物还有其他日用品不够了。”

说完之后重新端起面前桌子上的茶杯,对着杯口轻轻吹了吹,闭起眼睛继续享受自己最小的儿子亲手泡的红茶。

“诶?是,我知道了,父亲大人。”

“啊?为什么是我?”

被点到名的两个人反应完全不同。

米歇尔刚听见的时候只是有点惊讶,但是他很快就回应了自己父亲的命令。家里的有些东西的确是不够了,还是提前准备一下吧。

托马斯倒是显得有些不耐烦,毕竟他是亚洲冠军,这个身份导致他并不是很想出门。而且每次出门之前都要耗尽心思去打扮,以此来避免被自己的粉丝认出来。

“因为克里斯平时做研究很辛苦啊,而且米歇尔平时打理家务也是一样的,这样一来就只有你不怎么忙碌了。”

托马斯感觉自己一时语塞,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这是事实。除去有比赛的时候,基本上在家无所事事的就只有他了。

“好,好,我知道了。”

托马斯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在放下手的时候顺势把右手按在了米歇尔的头顶,使劲揉乱了对方的头发。

“托马斯兄长大人?!请住手啊!”

在托马斯的手放到自己头顶的时候,米歇尔就已经做好了自己的头发会被兄长大人揉乱的心理准备,只不过没想到会那么彻底,就像以前做过的鸟窝一样。

克里斯一直闭着眼享受红茶,听着两个弟弟之间那种不算争吵的争吵,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与其在这里欺负米歇尔,你还不如先去考虑换衣服哦,托马斯。”

克里斯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那双水蓝色的眼眸就那样看着自己穿着私服的弟弟,脸上带着看不出意思的微笑,让托马斯突然一阵恶寒。

“行,我知道了,那我和米歇尔一起去。”

托马斯站起身刚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就被人拉住了衣角,一转头就看见米歇尔用那双水汪汪的祖母绿眼眸看着自己,让托马斯的内心“咯噔”一下。

糟糕,好像自己刚刚下意识就把米歇尔头发给揉乱了吧?虽然平时看起来很柔顺,但是米歇尔起床之后头发永远是三兄弟里最乱的那个。

看起来柔顺的头发基本上很难打理,米歇尔每天都会因为打理被睡乱的头发而消耗至少半个小时。

“托马斯尼さま…头发…”

托马斯看着米歇尔的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所以说这是自作自受的节奏吗?无奈叹了口气之后他也只能认命的牵起米歇尔的手,带着他离开了客厅。

“父亲,为什么会想起来让他们两个一起去采购?”

克里斯目送两人离开客厅,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大人,有些不解的开口询问。

“反正能制得住托马斯的只有米歇尔,让他们两个一起去也没什么不好吧?”

玉座依然是悠闲的喝着红茶,琥珀色的眼眸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然而脸上却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变化。

另一边,托马斯拉着米歇尔的手腕快步走在略显昏暗的走廊上。因为是背对着自己的兄长大人,米歇尔是看不见托马斯的表情的。

“托马斯哥哥,怎么了?”

米歇尔有些不确定的出声询问。

托马斯突然停下自己的脚步,害得米歇尔没有来得及刹住步伐,直接撞在了托马斯的后背之上。

“那个…米歇尔,你…”

揉着略生疼的鼻尖,米歇尔皱着眉头看着一直背对着自己,并且欲言又止的托马斯,有些不明所以的歪头。

“你会化妆的吧?”

“哈?”

不解的看着兄长大人的背影,非常不明白为什么兄长大人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

“因为你看,我不是亚洲冠军嘛,如果我不能…呃…改变一下自己的外貌肯定会被发现的不是吗?”

托马斯转过身,努力对着米歇尔比划,试图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

“……托马斯尼さま,你是认真的吗?”

米歇尔感觉自己有些心情复杂,所以说自己到底是哪里给了兄长大人自己会化妆的错觉啊?虽然平时是会用一些化妆品啦…但是那也是为了防晒才用的啊。

心情复杂的叹了口气,米歇尔闭上眼睛开始在脑海里思索应该如何去帮助自家兄长,在不做出什么大的改变之上,从一些细节开始吧?

托马斯看着闭着眼睛思索的米歇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放在米歇尔的头顶,有一下没一下的为他梳理杂乱的发丝。

“唔…果然还是这个疤痕吧?”

犹豫了很久的米歇尔睁开眼睛,注视着托马斯脸上可怖的伤疤,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能伸出手去触摸那个疤痕。

“我个人其实是很喜欢这个疤痕的,但是兄长大人应该会感觉很麻烦吧。”

早已愈合多年的疤痕摸起来依然是有些凹凸不平,新长出的皮肤与原本的肤色不同,占据了小半张脸的疤痕就算这样,看起来也是有些可怕的。

托马斯在米歇尔伸手触及自己脸的时候就条件反射的闭上了有疤痕的眼,感受着自家弟弟轻柔的动作,托马斯知道米歇尔又开始担心自己了。

“这个只是普通的疤痕,是用来提醒我当初的我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的记号,你根本不需要担心的啊,米歇尔。”

大力抱住自己的弟弟,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直接把下巴抵在米歇尔的头顶,闭上眼睛闻着米歇尔身上好闻的浅淡香气,表情也放松了不少。

“兄长大人每次都是这样。”

米歇尔突然被托马斯给抱住了,大脑有些没反应过来。直到兄长大人直接把下巴抵在了自己的头顶之上。

“还是先帮你处理一下那个疤痕吧?兄长大人可以放开我了吗?”

被米歇尔提醒之后托马斯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抱着他,立刻松开自己的手站在原地,故意咳了好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噗,这样的兄长大人也很可爱呢。”

米歇尔看着自己略失态的兄长大人,忍不住笑了一下。

“哈?可爱这个词不能用来形容我吧?”

托马斯听见笑声之后转头看向米歇尔,忍不住捏住了对方的脸,试图让对方收回说自己可爱的话。

“明明可爱的是你好吗?男孩子长那么可爱干什么?”

大哥属于看起来就特别难相处的类型,自己则是因为脸和实力被说帅气,只有米歇尔是看起来就感觉非常可爱的类型。

“兄长大人请不要用可爱形容我啦!”

被米歇尔一下子拍开了手,托马斯倒也是不生气,就那样看着气鼓鼓的米歇尔,抬起手揉了揉对方的头。

“兄长大人!也请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

米歇尔气鼓鼓的看着完全把自己当成小孩子来安抚的兄长大人,忍不住用拳头砸向了托马斯。

没想到米歇尔直接用拳头砸了过来,托马斯吓的后退了几步,看准机会立马握住了米歇尔的手腕,控制住了对方。

“是,是,不把你当成小孩子。把你当成我的弟弟可以吗?”

把人拉进自己怀里,在对方的额头上光明正大的亲了一下。恭喜玩家托马斯·阿克雷德成功得到僵硬的米歇尔一个,请好好爱护。

“啧。”

有点后悔打开了通讯器的玉座看着自家的两个儿子,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克里斯习以为常的看着自家弟弟,内心不为所动甚至吃了一块饼干。

“呐,克里斯,你认为我要不要整蛊他们两个一下呢?”

“父亲大人只要你开心就好。”

克里斯扭过头,不准备去看自家玩心大发的父亲,他只能在心里祈祷那两个人出门之后不会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托马斯跟着米歇尔去了他的房间,现在正坐在椅子上,看着米歇尔正在翻箱倒柜的找东西,不禁感慨自家弟弟从小就东西乱放的习惯到现在还是没有改掉。

“那个…我记得是放在这里的啊,怎么找不到了?”

…………

不仅东西乱放,现在连记忆力也开始衰退了吗?以后还是尽量少欺负一点吧。傻了可怎么办啊?

“啊!找到了!”

米歇尔举起手里的两瓶遮瑕霜,跑到了托马斯的面前,对比了一下之后直接打开了其中一瓶,挤出膏状的物体开始涂抹。

“这是什么东西啊?”

“遮瑕霜啦。”

“?”

“我记得…兄长大人对这个不感兴趣,问这么多干什么?”

“嘁,那就不问啦。”

“是,是,那我可以拜托兄长大人安静下来吗?”

米歇尔努力的把遮瑕膏涂抹均匀,试图让它和周围的肤色融合在一起,但是效果不是特别好。

沉默的看着疤痕,米歇尔最后还是不得不换了另外一种方法,才成功的把疤痕抹消。又随手给兄长大人的头发做了一点改变,米歇尔才把东西收拾好。

“那,父亲大人,我们出门咯?”

米歇尔突然对着只有两个人房间里说话,弄得托马斯有点茫然。

直到托马斯在看见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显示屏之后意识到,他们两个做的一切都已经被父亲大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见了。

“路上小心,米歇尔,托马斯。那么晚饭就等你们两个了哦。”

“是,父亲大人,请好好等着我们回来。”

看着和父亲聊的火热的米歇尔,托马斯觉得自己一时间可能无法面对父亲和大哥。

“我们走了哦。”

恍惚中被米歇尔拉起手,就这样被带着跑了出去。


作者一个出门就已经憋了三天,接下来的剧情我会努力的,至少不能放飞自己。土下座
非常感谢愿意观看的各位。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