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翎@一條鹹魚

不会打牌的游戏王坑沼民,刀剑国服开服咸鱼审

翎和絡本丸的二三事 三

看了一眼手邊擺放整齊的刀,再看看面前那把藥研剛剛遞過來的,還熱乎乎的山伏,翎是真的忍不住在心裡瘋狂翻白眼。

“藥哥我和你說這個活動根本沒有傻包!”

氣沖沖的把手裡的刀扔到裝太刀的箱子裡,翎抬手解開了綁著蛍丸的繩子,拿著一直背著的蛍丸本體就想一個人衝進地圖,隨便代替誰都可以,自己親自上場。

“您還記得您是什麼體質嗎?”

博多和骨喰一起撲過來,按住了已經開始準備拔刀的翎。

“您是沒有個一千戰根本不可能掉刀的那種類型啊!”

今劍突然接過了話茬。

翎聽完今劍的話之後感覺自己要炸,她先是挑了挑眉,然後看了一眼剛剛突然撲過來一左一右按住自己的博多和骨喰。

“這是事實!”

博多被翎盯得有點發毛。

“啊我們現在不談那些。”

翎突然岔開了話題。

“我在想,一天刷多少魂會比較靠譜啊?”

瞅了一眼手裡的御歲魂,再看看獎勵列表上的分級,翎突然感覺自己有些任重道遠。

六振自然是知道翎手裡有多少魂的,但是他們摸不清翎的想法,一時間也沒有刃敢說話。

“如果您自己願意的話…一天1w5嗎?”

今劍試探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這個似乎有點少了吧?我現在想早點把號叔帶回家呢。”

自己手裡已經有了差不多2w4,距離5w還有一大截的距離,如果不提早打完的話,估計自己會變成一條鹹魚吧?

“所以這是您開心就好的事情啊。”

博多抬頭瞄了一眼看起來應該算是已經恢復過來的翎,然後再和骨喰對視了一眼,試探著送開了自己的手。

脫離了束縛的翎甩甩手,重新把蛍丸掛在自己後背上,開始認真思考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那你乾脆定一個幾天拿到日本號,幾天拿到日向的計劃唄。”

不動摸出水壺,開始給自己瘋狂灌水的同時還不忘提出自己的看法。

“唔…那我稍微想想哦…”

翎下意識摸了摸下巴,然後盯著在自己身邊的六振,突然露出了不怎麼和善的眼神。

感受到了不懷好意的眼神,所有刃的心裡頓時一緊,開始提防自家的審神者。

“果然還是四天吧。”

看了一眼活動最後結束的時間,翎非常愉快地拍板決定好了最快帶回日向的期限。

六振看了一眼翎,然後互相瞅了一眼,最後選擇了沉默。

說實話,四天其實不算早也不算晚,他們就是有點不怎麼習慣鹹魚了太久,然後突然開始爆肝的翎小姐而已。

可能是猜到了自家刃們的想法,翎抽出自己背後第二振蛍丸的本體,對著他們威脅般的揮了揮,把他們想說的話硬生生逼了回去。

“說真的這些不都是你開心就好的嗎?”

藥研隨手砍翻一個四花敵短刀,頭也沒回的問翎。

“說是這麼說啦~”

翎無聊的坐在樹枝上,手裡把玩著藥研剛剛遞給她,還熱乎著的五虎退本體,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

“其實我還是很想和你們一起戰鬥啊——”

一邊說話,翎一邊用一直綁在自己手腕上的皮筋,悠閒的扎起了頭髮。

然而話音剛落,翎就直接翻身下樹,手裡僅僅握著一把五虎退,也不管自家刃們臉上驚恐的表情,一個人衝進了敵方的隊伍裡面。

與平時的樣子不同,戰鬥中的翎總是喜歡扎起頭髮,連帶著說話時的那種語氣也不再是平時那種軟乎乎的樣子,而是帶著一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我覺得我們根本不用上場了。”

不動乾脆盤腿坐在一邊,托著自己下巴看著在敵方隊伍裡穿梭到快沒影的翎,甚至無聊到打了個哈欠。

堀川乖巧的跪坐在不動旁邊,只不過手裡一直緊緊握著本體,看起來是有點擔心自家審神者的樣子。

“我說你還沒習慣嗎?”

藥研從自己的包裡摸出一個蘋果,用衣袖隨便擦了擦就啃了起來。

“明明大家都知道翎小姐的習慣吧?”

除了藥研,其他人都默默點了點頭。

“說實話我只是擔心那些敵人。”

堀川歎了口氣。

就是因為太過於了解,所以才會不自覺的去擔心她。

畢竟翎曾經有過臉上帶著和善的微笑,然後手下毫不留情的幹翻了一票沒事幹挑釁她的人的光榮記錄。

聽到堀川的話,眾人頓時沉默,然後同時捂住了臉。

“這是怎麼啦?”

順手砍完了一批敵人,翎一臉疑惑地回到了自家刃身邊,好奇的詢問他們。

“我覺得您坐在這裡看我們打比較好,所以求您別上場了可以嗎?”

第一個說話的是博多。

翎一頭霧水的看著博多,臉上寫滿了問號。

“博多的意思是,你如果在戰場上不小心受了傷的話,絡小姐看見了會不高興。”

藥研按下博多的頭,代替博多解釋了一下。

其他刃也是就著藥研委婉勸阻的說法,瘋狂點頭。

翎撓撓臉,看著自家一本正經的刃們,臉上十分難得的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可是絡完全不在意我受傷這件事啊…”

先是沉默了一會,然後極短一隊成員集體在心裡發誓,他們今天也是格外心累的一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