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翎@一條鹹魚

不会打牌的游戏王坑沼民,刀剑国服开服咸鱼审

翎和絡本丸的二三事 二

自從被藥研追著打了好幾天之後,翎就沒怎麼見過藥研了。

甚至連平時咋咋呼呼的鯰尾也見不到。

對此,翎只是躺在榻榻米上打了個哈欠,連自己的眼皮都沒有抬起來。

絡看著自家姐姐癱在榻榻米上的這個樣子,只是無奈地歎口氣,然後去找了藥研代替自家姐姐道歉,這件事才算徹底結束。

然而這個事情結束的第二天,就是聯隊戰的活動了。

翎看著活動公告,捏著下巴皺起眉,小手一揮就把剛剛極化回來不久的不動給編進去了。

“姐姐你認真的嗎?”

絡看了一眼第一隊,對這個隊伍參差不齊的等級表示了懷疑。

“不動才30,藥研都快50了啊…這個等級差有點嚴重,你真的確定嗎?”

看著藥研明晃晃的47,再看看不動那可憐兮兮的30,絡感覺到了自己的胃在疼。

“你是在小看我嗎?”

翎嘴裡叼著巧克力,抗議的拍拍桌子,異色的眼睛瞪著絡。

“家裡不是還有經驗符嗎?直接餵給不動就好了呀?”

翎記得自己在經驗符禮包促銷的時候買了好幾個,當初只給藥研用了一個,現在應該還有剩餘的才對。

而且經驗符本身就是要用的呀?不然給自己買回來看嗎?

“…。你還記得你當初說過什麼嗎?”

絡扶著額頭,感覺自己額頭上的青筋在跳。

“什麼?我說過什麼嗎?”

翎停下了吃巧克力的動作,開始慢慢翻找自己的記憶。

“你說過要餵給藥研的吧?”

絡不指望姐姐能記住,所以提醒了她。

“唔姆…似乎是說過…”

翎感覺自己對這件事有點印象。

“可是我當時說了,如果藥研能幫我撈到毛利我才餵給他呀?”

說完,翎看了一眼在窗戶旁邊站著,眼觀鼻鼻觀心的藥研,露出了一個控訴的表情。

絡沉默了幾秒,然後捂住眼睛表示自己不是很想看見這兩個人吵架的樣子。

“好吧我們不談那些。”

絡岔開了話題。

“姐姐你這次是準備全部打完嗎?”

看著活動任務的兩套紙筆,絡有些不確定的問翎。

“畢竟兩套紙筆呢…可以送兩個人了。”

“兩套啊?”

翎呆住了。

然後過了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回答絡的問題。

“說實話我現在在藤四郎家和愛染小夜裡面猶豫呢。”

“雖說這群孩子們都很好啦…可是還是想要可愛的孩子們陪著我呀♪”

翎在說完了這句話之後,輕輕晃了晃自己的小腦袋。

金色的長髮隨著她的動作而不停搖動,如同會流動的黃金一樣,在從窗戶縫隙裡透進來的陽光的照耀下,讓這群刃們突然有一種耀眼到無法直視的錯覺。

“那,麻煩你們幾個準備一下吧,下午正式開始我們的戰鬥。”

“第一部隊隊長不動行光,隊員今劍,堀川國廣,骨喰藤四郎,博多藤四郎和,最後的藥研藤四郎。”

絡代替自家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著了的姐姐下令。

“我希望你們六振陪同姐姐一起,打通這一次所有的活動任務,然後把最後的勝利給我帶回來。”

把在櫃子裡早已擺放好的六枚御守分別交給他們,絡才把他們送出天守閣。

轉身看著眼角帶笑的翎,絡輕輕搖搖頭,對她裝睡的這個行為表示非常不讚同。

但是翎只是站起身,然後蹦蹦跳跳地跑到絡身邊,特別熟練的把自己埋進了絡的懷裡。

“我真的睡著了呀。”

翎環住絡的脖頸,眼皮再次有些控制不住的開始打架。

“應該是因為這幾天沒休息好吧?”

翎無比清楚自己的身體到底是什麼情況,只不過不想讓絡擔心她而已。

估計這幾天下來,自己都會這樣猝不及防突然睡著吧?希望那些孩子不要被這種突發情況給嚇到就好啦。

絡抬手拍拍姐姐的頭,示意她自己去二樓最深處的房間裡睡覺。結果硬生生被她的雙腿纏在身上,變成了自己送她去睡覺。

除了我也沒有其他人會這麼寵你了吧?

看著翎不怎麼安穩的睡顏,絡不由自主的在心裡小小吐槽了一下。

“明明有我在的啊,笨蛋姐姐。”

隨手布下防止別人打擾的結界,絡小聲退出了房間,留下了已經睡著的翎,以及被絡剛剛塞給她的,藥研的本體。

原本以為很快就能去活動地圖的第一部隊硬生生等到翎下午睡醒為止。

絡撇了一眼還在揉眼睛的姐姐,再看看那邊已經準備好的六振,突然有種想代替姐姐去的想法。

“不用擔心我的呀♪我能照顧好自己的。”

翎大聲抗議,結果被絡給無情鎮壓下去了。

再次簡單說明了一些要點之後,絡才徹底放人帶著六振去活動地圖。

翎開開心心的背著屬於蛍丸的本體,一個人歡樂的走在前面,並沒有注意到後面六振無奈的表情。

“你說她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博多戳了戳藥研,然後指著在前面蹦蹦跳跳的翎。

“你問我我去問誰啊?”

藥研在心裡小小的翻了個白眼。

“嘛啊,反正她自己知道情況,應該也不需要我們太擔心的。反倒是如果我們擔心太多會被她嫌棄的吧?”

堀川笑瞇瞇的看著翎,在其他人看來居然意外地居然帶上了一絲母性的光輝。

只不過沒有人敢說出來而已。

因為怕被這個切黑的堀川教做人。

“堀川川—我想要抱抱—”

翎突然停下腳步,轉身面對堀川,伸出了自己的雙手。

堀川臉色依舊,快步走上前抱住了翎,然後又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這樣可以了嗎?”

“額嘿嘿♪我喜歡堀川—”

翎抱緊堀川,又蹭了好幾下才徹底鬆開他。

感受到了其他人探究的目光,堀川假意咳嗽了一下,右手摸上了自己的刀柄,眼神不善的掃視了一圈。

其他几振感覺自己被堀川慈善的眼神看得直發毛,也就避開了堀川的視線,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當然,除了藥研。

六振一人很快就到了這次活動,也就是新地圖的所在地,在翎的佈置下快速破掉了前三張相對簡單一點的地圖。

“嗚哇,我不是很想摸超難誒…”

話音剛落,藥研就直接抬手敲了一下翎的頭。

“你前幾天不是說了要把日本號和日向正宗帶回去的嗎?”

“可是超難好麻煩啊…我討厭槍爹…”

想起之前被槍爹支配的恐懼,翎癟癟嘴,眼淚汪汪的看著藥研。

“藥哥我們能只刷難嗎?”

“不能。”

一巴掌把翎拍回去,藥研直接選擇拒絕翎的請求,然後拎著她的衣服領子,把她拖進了最後一個地圖裡面。

“藥哥是魔鬼!!!”

“我要和絡絡告狀啦!!!”

不動看了一眼還在掙扎的翎,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願意再去看她了。

“您還是放棄吧,絡小姐不會來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