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翎@一條鹹魚

不会打牌的游戏王坑沼民,刀剑国服开服咸鱼审

翎和络本丸的二三事【一】

翎和络是审神者,当然,她们两个的本名其实也不是这两个单字,只是为了让自己家的刃们方便区分,特意起的名字。

而且她们两个不是普通的审神者,是时之政府从有记录以来,唯一的一对双子审神者。

两个人共享同一个本丸,这就导致了两个人所在的本丸非常强大,同时也被时之政府所忌惮着。

只不过这两个人对这些东西根本不在意,所以时之政府也就没有再说些什么,只好默默承认了她们两个的存在。

本丸的大部分事情都是交给络处理的,翎平时根本不管事,但如果遇到了什么难以抉择的问题,大家都会非常有默契地跑去找翎。

窝在本丸拐角那个小小的锻刀室,坐在已经差不多快要堆到房顶的砥石堆上,再亲眼看着小刀匠把一堆又一堆的材料丢进炉子里,翎发出了不知道第多少次的感叹。

“总觉得好厉害呀…”

蹦蹦跳跳地从砥石堆上跳下来,翎跑到自家近侍的身边,拿过对方手里的板夹和笔,随意在纸上写了写什么,就把板夹还给了对方。

“翎你这样真的会被我打的。”

看着纸上写着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清光硬生生忍住了想打人的冲动,然后把翎给赶出了锻刀室。

“呜哇好过分啊小清光!”

站在锻刀室门口手舞足蹈了一会儿之后,感觉清光不会出来的翎气鼓鼓的跑去了三条家的房间,开始找石切丸哭诉。

“papa啊!清光光又欺负我!我好气啊!”

趴在石切丸腿上,翎抹掉自己眼角那些虚假的眼泪,哭唧唧的向他抱怨清光现在又开始各种嫌弃她了。

石切丸倒是拍了拍翎的头,拿过一块看起来非常可爱的小点心塞进了她嘴里。

“我想清光殿只是不希望您受伤吧,毕竟您可是我们的审神者啊。”

又稍微摸了摸对方柔软的金色头发,石切丸最后笑眯眯的看着翎跑掉了。

他们家审神者其实特别好哄,一块可爱的小点心或者是摸摸头,就能把她的情绪给安抚下来。

在石切丸那里被安抚好情绪之后,翎直接跑到了天守阁附近。

她先是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才蹦蹦跳跳的进入天守阁,上了二楼去找自己的妹妹。

“络络——!!”

粗暴地打开障子门,然后再绕过桌子,翎直接扑到了站在窗户旁边的络身上。

接住扑到自己身上的翎,络熟练的拍了拍对方的脑袋,从自己衣服口袋里摸出早就撕开了口子备用的小糖果,然后塞进了翎嘴里。

“你慢一点跑,要不要我下次把清光给扔去远征?”

咬着苹果味糖果的翎歪头想了想。

“算了吧~其他人又不知道近侍的工作。”

凑上去亲了亲络的脸,翎又蹦蹦跳跳的一个人跑去了经常偷懒的地方,顺手拉上了路过的药研和一期。

看着瘫在地板上翻滚的翎,药研突然感觉自己头很痛。

再看看身边的一期,发现对方也是一种无奈的表情,药研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干脆盘腿坐在了翎身边。

“您这样咸鱼下去真的会被打的。”

看了一眼自家有点烦躁的弟弟,一期稍微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跪坐在了距离翎不远的地方。

“不会的啦~清光光才舍不得打我~”

一骨碌从地板上爬起来,稍微整理一下身上沾染了灰尘的裙子,翎才重新乖乖坐好,带着严肃的表情正视药研的紫藤色双眼。

“不过比起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现在唯一好奇的是。”

药研和一期下意识吞咽了一口唾液。

“接下来的活动要不要参加。”

摸出了公告板,看着上面的活动公告,翎终于开始认真思考活动应该怎么办了。

“毕竟我们家的刃们还算齐全,除了那些限锻死活不来。”

看着刀账上空缺的地方,翎气鼓鼓地磨了磨小虎牙,一口咬碎了嘴里的糖果,直接把碎渣给吞了下去。

“这不是随您开心吗?”

接过翎手里的公告板,药研摸着下巴大致扫了一眼上面的活动,然后递给了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一期。

从药研手里接过公告板,一期仔细看了一下这些活动,发现这次的活动里居然有纸笔。

“其实…我觉得您可以参与这个活动。”

打断了翎和药研的讨论,一期举起自己手里的公告板,在最下面的活动上打了一个勾。

“什么什么,我看看哦…”

拿过一期手里的板子,翎仔细看了一下。

“还真是诶…正好我们家最近有要出门修行的刃吧我记得?”

前几天赶上三倍经验的活动,正好顺手把本就等级不低的不动和宗三一起满级了,先把不动给送去修行了,现在应该是只有宗三一个刃要去修行了吧?

于是翎一巴掌拍在地板上,指明了只参加最后一个活动,另外几个可以给忽视掉了。

“我真不知道您之前是怎么把我们这群刃给拉扯起来的。”

看着又重新躺回去的翎,药研忍不住伸手戳戳翎的腰,结果被对方一巴掌拍掉手,自己骨碌碌滚远了一点。

“药哥我和你说,你别随便对我动手!”

翎一脸警觉的看着药研。

“如果哪一天真把我给逼急了,你可千万别怪我打刃啊!还有一期哥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谢谢。”

一边说着,一边摸索着向门口移动。

“反正我们家就这样,不服你们也打不到我啊略略略。”

翎说完就跑出了自己的休息室,丢下一期和药研在休息室面面相觑。

熟知她性格的两人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叹着气跟着离开了休息室。

穿过长长的走廊,再跃过低矮的小池塘,翎又回到了锻刀室门口,小声推开了门,瞒着清光小心翼翼溜了进去。

只要她没有记错,这一批的炉子基本上都是40分钟的,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清光抱着板夹撇了一眼溜进来的翎,没有把她打出去,也没有说什么不欢迎她进来的话,只是掐着手里的表,盯着炉子上的倒计时。

伴随着锻刀完成之后炸开的樱花花瓣,翎也稍微动了一点小手脚,在清光身上洒满了相同的粉色花瓣。

“呜哇?!”

看着自己身上的花瓣,清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能别闹了吗?打扫起来很费事的。”

抬手扫掉身上的花瓣,再看看地上散落的大量粉色花瓣,清光感觉自己心态要崩。

翎眨眨眼睛看着有些恼怒的清光,再看看地板上的花瓣,稍微瘪了瘪嘴,但是还是乖乖把地上的花瓣给收拾掉了。

“所以说!我现在真的不知道送小清光什么好啦!”

看着鼓成包子脸的翎,清光又好气又好笑。

他知道翎一直在犹豫送他什么比较好,毕竟已经来到这个本丸接近一年了,再过几天就是双子成为审神者的一周年纪念日,也是清光认识她们满一年的日子了。

“您知道我们只希望您和络小姐平安无事就好的,所以不需要那么费事的啊。”

拿起台子上骨喰和堀川的不知道第多少号机本体,清光一本正经地把三把刃交给了翎。

抱着清光塞过来的刃,翎亲昵的蹭蹭清光,然后才跑出锻刀室,去找骨喰和堀川了。

粟田口的房间在锻刀室不远的地方,从锻刀室出来之后右转,再直行大概一分钟左右,就能看见粟田口的房间了。

靠近粟田口的则是国广派,但是那边目前是只有山伏和山姥切两把刃在住,堀川则是和新选组的刃们住在了一起。

“骨喰骨喰——我来找你玩啦——”

怀里抱着三把刃,翎完全不在意如果不小心摔跤会不会伤到自己这个问题,开心的在石子路上奔跑。

在房间里和鲶尾一起喝茶的骨喰听见有人喊自己,站起身拉开没怎么关严实的障子门,然后就看见了往自己这边飞奔过来的翎。

以及她怀里非常眼熟的刀。

“您慢一点跑,不急的。”

骨喰转身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让鲶尾给重新倒了一杯新茶。

“好嘞!”

在房间里的鲶尾听见了翎的声音,他就知道倒茶的原因了。于是他乖乖倒了一杯茶,然后摆在了面前的小矮桌上。

脸上带着些许汗水的翎跑到骨喰面前,挑出了属于骨喰的两把本体,然后表情非常认真地交到了对方手里。

“嘿呀,鲶尾!”

“哦!翎小姐先休息一会吧?您应该跑了有很长时间吧?”

先是和骨喰背后的鲶尾打了个招呼,然后再顺手摸了一块茶点,翎干脆坐下来和两个人一起喝茶聊天了。

“我才没有啦~”

“欸呀一期哥手艺越来越好了,好吃的~”

甚至不用问,翎都能猜出来自己嘴里的糕点出自谁的手。毕竟整个粟田口只有一期这一把刃的手艺还算可以,其他人的根本就不能进嘴。

吃完茶点,翎端起鲶尾提前倒好的茶,开始细细品味着这对双子的泡茶手艺。

“骨喰泡茶越来越好喝了,下次也请继续为我泡茶呐。”

“不让药研给你泡吗?”

再递过去一块小茶点,鲶尾笑嘻嘻的问翎。

“你又不是不知道药哥不懂这些,说真的我好愁啊。”

翎无奈地叹口气。

“他这样嫁都嫁不出去的。”

“原来你想把他嫁出去哦?讲真,药研知道你的想法吗?”

鲶尾突然起了兴趣,挪到了翎身边,开始和她讨论到底是把药研嫁出去,还是到外面娶个其他刃回来。

旁边的骨喰以一种冷漠的表情,抱着怀里的本体远离了这两个人。

“药哥明明是嫁出去的好吗!哪怕他是个低音炮,他本质上也还是个受!”

刚想反驳些啥的鲶尾突然感觉背后一凉,悄咪咪抬头看了一眼,然后选择了闭嘴。

“那什么,我们换一个话题好不好?”

“啥?”

翎还没反应过来。

“我和你说,药哥只能嫁,娶是不可能了。”

说完,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哦豁,我只能嫁了吗?”

翎喝茶的动作顿时停住。

看着对面鲶尾脸上写着自求多福四个大字,翎开始认真思索,按照自己的体力来看,能不能顺利躲掉药研的追杀。

想了半天感觉不行,翎深呼吸了几下,脸上堆满笑容的转身面对药研。

“听我解释一下吗?”

“不听,下一个。”

于是这一天的本丸里,传来了翎的尖叫声,以及药研的咆哮。

评论

热度(1)